唐十三

LOVE IS LOVE

贤者

“贤者……”
“越人,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
那人的脸旁逐渐模糊
声音也渐渐消失
在讲什么?
不知道

睁开眼
看见那人的身影依旧触手可及
心也平静下来
“只是一场梦而已”
是这么自己安慰自己的

“子休,怎么了。出这么多汗?”
“我没事。越人你真的回来了吗”
“真的,真的”
不禁伸手去触碰那人的脸
这是真的越人,他真的回来了
“不会再走了吧”
“我……答应你”

“越人……”我好想你
话还未出口,那人却早已笑开
“我也想你”

其实庄周梦见过无数次重逢
有喜,有悲。
只是这莫名其妙,毫无预兆的重逢。
却勾起了担忧

“可,越人已经回来了”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去找他去问问清楚。问清楚为什么当初不明不白就走了,现在为什么又毫无预兆的回来了。”剑仙脸上依旧是一幅百无聊赖的模样,可手边的酒却没提起来过。
“可是,他回来是好事啊”
“后面的问不出口,问前面的咯”
“可……”
“大河之剑!”不见了剑仙的踪影。
“真的要去吗……”

半夜,稷下

“是谁?!”剑仙举起剑来,可是表情却不想是平常那般。
“怎么了?哭了”来者像往常一样扛着他的长枪。
“重言……”剑仙一愣,去想起自己现在的样子,匆忙背过身。却没有想到,那人一跳边又到了他跟前,再试几次,也是如此。
“为什么?因为什么?”这是韩信的疑惑。
“子休不知道的事……”
一阵沉默。
“太多了。可是不也瞒了那么多年了。”韩信的手,拭去剑仙脸上的泪痕。“现在告诉他,他怎么会受得了。”
沉默……
“你控制下情绪,我走了。我最近要离开稷下一阵。他俩的事你看着点。”
沉默……
那人扛起枪就要走了。
“重言……”打破沉默的是剑仙。
“怎么了”
“没,没事。”可恢复沉默的也是剑仙。
“哦,那我走了。你……多保重”
“嗯”

讨厌的沉默……

蝶去,渐渐浮现庄周的身影
远处走来的人,是扁鹊。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话语
眼神却没有离开过彼此
眼神中是什么感情?
思念,爱意,又或是温柔
最后,是鲲不耐烦的摇动,打破了这次旁人无法插入期间的交流
“其实……”是庄周先开的口
“怎么了,子休”
“越人,你这些年……”
究竟去哪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