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十三

LOVE IS LOVE

将军

(二)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大乔在过去的几个时辰内,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自己的女子身份,就这么告诉了一个陌生人?”花木兰再过去几个时辰内,是这么想的。
“这究竟是为什么!”两个人都在这么想。

军营其实不大,本应该几个人一起睡一个屋里的,可是花木兰靠着自己的拳头告诉他们,“我就是这里的规矩。”所以,这算是花木兰的单人房。
铠曾经这么调侃过木兰“一个人住一间干嘛,金屋藏娇?”
所以,当他大清早看到大乔从花木兰的屋里走出来时,他顿时感觉自己要被灭口了。
“铠,早啊!”伸了个懒腰后,标准的笑容与和善的表情应该是很正常的。
可却硬生生把铠吓倒在地。
“嘿,小玄策。把铠拖走”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玄策变为苦力工,并在想队长投向白眼后获得暴打一顿
于是,在队长鼓励(yin wei)下,玄策将铠脱走,弃尸。
“他……没事吧”大乔看着玄策补刀的背影向木兰投往担心的眼神。
真是个单纯善良的好姑娘啊!“没事,他每个月都会抽一次风。”木兰回以一个露出八颗牙的微笑,让大乔放心。
“可是”
“别管他们了,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木兰看着大乔。
“小女名曰 乔莹,将军可唤我大乔。”看着木兰发亮的眼睛,大乔竟觉得有些可爱
“额,别叫我将军了,叫我木兰吧,花木兰。大乔……是哪个乔氏的继承人?”
“嗯”不知为何,大乔竟觉得“继承人”一词有些讽刺“虚名罢了。”
“那姑娘,我送你回家吧。”
“好啊”

木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就说出了那句话。
大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了。
木兰带着大乔去马棚。可是去不知不觉地牵起了大乔的手;而大乔呢,竟也没有任何察觉,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要去厨房准备早饭的守约正巧看到这幅场景,没过脑地来了一句“大嫂好!”
之后反应过来,守约心里大惊“完了!”
木兰手一挥“找死啊。”
守约闭上眼举起手抵抗,却没等到那该来的一拳。
睁开眼,开到的是自家队长和“大嫂”的背影
可聪明的守约注意到了队长那红彤彤的耳后根。
“要开始攒份子钱了”狼耳朵耷拉了下来。

路上
木兰驾着马,大乔抱着她
一路无言

终于到了乔家大院
“姑娘,就此别过。”
“将…木兰。”
“姑娘,怎么了?”
“没…没事”
“那,再见”
木兰上马,扬长而去。

之后,木兰很好,大乔也很好
只是大乔再没有出过门。因为,东吴孙策向乔氏提亲,而这提亲的对象正是大乔。






贤者

“贤者……”
“越人,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
那人的脸旁逐渐模糊
声音也渐渐消失
在讲什么?
不知道

睁开眼
看见那人的身影依旧触手可及
心也平静下来
“只是一场梦而已”
是这么自己安慰自己的

“子休,怎么了。出这么多汗?”
“我没事。越人你真的回来了吗”
“真的,真的”
不禁伸手去触碰那人的脸
这是真的越人,他真的回来了
“不会再走了吧”
“我……答应你”

“越人……”我好想你
话还未出口,那人却早已笑开
“我也想你”

其实庄周梦见过无数次重逢
有喜,有悲。
只是这莫名其妙,毫无预兆的重逢。
却勾起了担忧

“可,越人已经回来了”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去找他去问问清楚。问清楚为什么当初不明不白就走了,现在为什么又毫无预兆的回来了。”剑仙脸上依旧是一幅百无聊赖的模样,可手边的酒却没提起来过。
“可是,他回来是好事啊”
“后面的问不出口,问前面的咯”
“可……”
“大河之剑!”不见了剑仙的踪影。
“真的要去吗……”

半夜,稷下

“是谁?!”剑仙举起剑来,可是表情却不想是平常那般。
“怎么了?哭了”来者像往常一样扛着他的长枪。
“重言……”剑仙一愣,去想起自己现在的样子,匆忙背过身。却没有想到,那人一跳边又到了他跟前,再试几次,也是如此。
“为什么?因为什么?”这是韩信的疑惑。
“子休不知道的事……”
一阵沉默。
“太多了。可是不也瞒了那么多年了。”韩信的手,拭去剑仙脸上的泪痕。“现在告诉他,他怎么会受得了。”
沉默……
“你控制下情绪,我走了。我最近要离开稷下一阵。他俩的事你看着点。”
沉默……
那人扛起枪就要走了。
“重言……”打破沉默的是剑仙。
“怎么了”
“没,没事。”可恢复沉默的也是剑仙。
“哦,那我走了。你……多保重”
“嗯”

讨厌的沉默……

蝶去,渐渐浮现庄周的身影
远处走来的人,是扁鹊。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话语
眼神却没有离开过彼此
眼神中是什么感情?
思念,爱意,又或是温柔
最后,是鲲不耐烦的摇动,打破了这次旁人无法插入期间的交流
“其实……”是庄周先开的口
“怎么了,子休”
“越人,你这些年……”
究竟去哪了!





贤者 (一)

稷下学院近日繁忙

贤者也参与其中

可是心却总是飞走

“究竟是随谁而去了?”

“庄周,你在想什么呢?”

“是你啊,太白”

“你最近总是不在焉。嘿嘿,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剑仙拿出酒葫芦,撑着脑袋侧身躺在贤者身旁。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

话未完,一群蝴蝶飞来,围绕着贤者,扇动着那翅膀,翅膀是蓝色的。

最后一只落在贤者肩头之时,贤者也闭上了眼。

“这么快又睡了,切,无聊。罢了,罢了,找重言去。”剑仙收起酒葫芦,瞬间只剩下残影。

梦里

贤者望着身边,是那些蓝蝶,还有那背影…

那茂密的丛中,贤者抬手,一只蓝蝶落下。

贤者伸手,想伸向那背影

蝴蝶却一只只蝴渐渐落下

落在贤者手上、臂上、肩上…

最后落满了全身

这时,不知是蝶落于贤者

又或是贤者本身就是蝶。

可那背影却逐渐模糊

不知过去多久

贤者醒来了,身边早已没有了剑仙的身影

贤者轻轻撇过头,眼中闪着是点点泪光

“你走了,也有三年了”

贤者轻侧身,拿起那条紫色的围巾。

双手紧握。

“如今,却也只可睹物思人。”

抬头,天上已挂起了那明月

“你又何时才会回来呢?”

蝶飞来,入梦中。

却见到那拿着药瓶又忙碌的身影。

“贤者,你别又睡了。贤者…”

那是少年三年前的模样

那也是贤者三年前的模样

少年在药室中忙碌的身影,那时的他心中怀抱着的是造福苍生的医者心

如今的少年,却在何处

你的师傅究竟将你如何

你仍旧还是那个令我痴迷的医者吗

你所报的还是之前那般志向吗?

梦醒

身边多了两个人

“太白,重言?”

“子休,我们想带你去见个人。”

贤者跟着李白韩信就这么走到了峡谷

从暗处走出一个身着斗篷之人

那身型却模糊了贤者的眼睛

那人摘下斗篷

见到的从前的面孔

和那依旧如故的双眸

“子休…”

话还未说完,贤者却已纵身跃入那人怀中

“越人!”

不用多说了,能再见到你便已是我最大的幸运

将军 (一)

长城是一个充满危险与意外的地方

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而长城中 有一个传奇——长城护卫军

而护卫军中也有一传奇——花木兰

而木兰是乔氏长女乔靓心悦之人一事

王者峡谷内怕是除去木兰 再也没有任何人不知道了

话说木兰与大乔 究竟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呢

那次

乔氏一族年轻一辈外出历练

而那历练地点是——起源之地

大乔其实很快的完成了历练

却没打算立刻回去

留下来在起源之地打算寻找一些魔道更加深远的秘密

“到起源之地的机会不多,要仔细研究研究”

抱着这样的想法,大乔便心安理得地留了下来 她专注于研究 去没发现自己已经误入迷阵

天色渐渐暗下来

大乔感觉周围突然一亮 这便是阵法被启动的征兆 大乔身为魔道精英 怎么会认不出来

若是平常 大乔一定会在此处留下印记 方便找回 可是 在秘密的诱惑下 她没有如往常一样

所以,当大乔反应过来后 已是身处异地 “这是……哪?”

大乔望着面前眼熟的一切 拉开距离 终于明白

这是古战场 一个禁地

这里的法阵太多了 而死于这些法阵的人也太多了

这些法阵都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 随时都有启动的可能性

大乔望着眼前这一切平生第一次有了无力感

在这些法阵的磁场下 大乔无法使用她精通的魔道

“走出去……呵,怎么可能……”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蹲下抱膝 夜色没让人看清这位姑娘的眼睛 不知此时会是怎样地让人心痛

一阵脚步声促使姑娘抬起头 那是一位英姿飒爽的人 看着装 猜测怕是一位军人呢

“姑娘,是误入?别怕 跟我走。” 军人伸出的手 唤起了大乔的希望

“可这里是……”

“我知道,古战场而已。我来过太多次了”

大乔将手递给军人 军人牵起她的手

夜光下,两人的身影十分和谐 一前一后 不紧不慢

从军人手心传来的温度 抹去了大乔心中原本的不安

夜还很深 二人早已离开古战场

大乔忘记了自己的手还与那陌生人牵着

只知道盯着那人的背影 似乎只有看着那人 心才得以平静

“姑娘我们出来了”

思绪从军人身上移开 才晓得早已离开了古战场

“谢谢这位将军。”

“嗨,没事。不过这夜色已深,姑娘一人夜里赶路,实在是太不安全了。去我们军营吧,虽然条件没多好,但是住一晚上还是可以的”

“那好,有劳将军了”

其实军营离古战场不远 一会就到了

“姑娘,军营不多。你就和我睡吧。”

“嗯……啊!可是将军是位男子啊”

“不瞒姑娘,我其实也是位女子”